在乡下的Horny Lee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02 12:59:3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花了大概两个月的时间?也可能是三个月,或者更久,久到我都不想去回想。终于离开了上份让人心烦的工作,搬离了魔都,解甲归田来到某号称鱼米之乡的乡下继续做着自己喜欢的这点点没有出息的工作。


绝大多数的时间,我的能量是用来适应田野的生活。在30平米不到的房间里面,我在阳台上串上了小灯泡;又从魔都背了一些简单大方的餐具;在冰箱里面放上了我最爱的饮料,刚认识的不久的小可爱阿远又给我的阳台上添置了一盆猫眼竹芋——在此之前我从来不会在卧室里面养绿植,一是担心自己忘记浇水而让植物饥渴而死;二是听说过有些植物放在卧室里面会影响睡眠。


谁知我把这个暂时成为家的地方打扮的很舒服(或许在当前的语境下面我用出租屋比较合适)后,植物活的很好,而我却要饥渴而死。在这里值得一提的背景是,在这田野乡间很少可以找到拎包入住的出租房,所以听说有四分之一的同事都和我住在一栋楼里。起初我不相信,后来我两次在我所住的楼层遇到不同的同事,又三次在上班高峰时候的电梯里遇见不同的同事。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完全没有室友的独居,这本来是好事,但是在当前这种情况,我完全无法把任何人带回我的住处。


搬来乡下的第一个礼拜,小软件上总是消息不断。圈内的同胞们不约而同地打量我这个外地人,纷纷询问是不是来出差短暂停留愿不愿意出来约。我愿意,非常愿意。只是乡下的男同志的平均水平(外貌、身材)较魔都简直无法直视。在魔都,小软件上每一排头像你都有一两个想点进去看;而在这里,滑了一两页可能也只有三五个是看的进去的,然而距离却要在5KM以外。这个炮约得将会很辛苦。


有位高人曾经说过:烂梨也能解渴。我很了解我自己,这样的标准,我过一段时间还是可以适应的。小平是第一个叫我李honey的人,但是我知道,我其实一直都是李horny。


于是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我大概面了4次基。第一次是一个鼻子很挺拔、长的不错的男生,叫S。普通话带有很浓烈的江南口音,很是可爱。我甚至在他发照片给我看后,我质问他照片是不是他本人,因为我不相信这个乡下有长的如此好看之人。后来见面之后听到了他带有口音的普通话后很是喜欢,我们在他家的床上接了吻打了飞机。没有做爱的原因是我不想满身大汗而且我下午又要赶回去上班,我心想说来日方长,在这样的小地方这么无聊的生活,还是需要一个彼此都看着顺眼的人相互安慰的。可不久他就找到男朋友了,是个外地的。我从知道这个消息到现在,内心一直在后悔见面第一天没把他睡了。


还有一次是一个云南的很矮的男生,通常我对矮的男生不抵触,可是去到1米5就有点太矮了,我见他的那天穿了我的新鞋,鞋跟大概有3~4厘米,我站在他旁边感觉自己像个猩猩,我像是带着自己的小侄子或者外甥上街。见了一面之后就没再想见过。


第四次就是不久前,小可爱阿远去日本旅行的时候。我在小软件上约见面的一个人。我跟他约了晚饭后在我家楼下见面,然后我跟他一起走去散步,然后又一起走了回来。他40左右,肉肉的,结了婚有了孩子,我去见也就是跟他聊天而已,我喜欢跟不同的人聊天,了解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那三次的话就是小可爱阿远了。在我第一次面了鼻子很挺的江南口音的男生S后,有一次他突然要介绍个人给我认识,就是阿远和他的另外一个朋友。我当时有些害羞,又一心想睡S,就没怎么注意到阿远。后来有一个机会,S叫我出去喝酒说要介绍朋友给我认识,我就去了。就正式地认识了阿远。


阿远不是本地人,S介绍给我认识的时候说他是他们那地方最好看的人。我没敢仔细打量,只是觉得是不错。给后来真心话大冒险玩开了之后,他就说今晚最想睡我,要跟我回家。我也接着醉意仔细打量了他:浓眉大眼,唇红齿白,肤色白皙。我们又通过真心话得知我们最爱的做爱体位都是一样的。几轮游戏下来得出结论:值得睡。

当然了,游戏里面最危险的问题就是有人问S,有没有跟我睡过。S斩钉截铁的回答:

”没有。“

我想了想,好像也确实不能算睡过?


我在回家的路上问他,

”听说你喜欢我?“

”对。上次见到你就喜欢你。“

”你喜欢我哪点?我比较好奇。“

”个人感觉吧。“

在我过往谈过的恋爱里,有很多长的很好看的(虽然后来分手之后就没再觉得有多好看),我时常怀疑他们看上我是不是眼瞎了?或者品味有问题?外貌一直都是我自卑的地方。

”哦。“

”我喜欢小眼睛、单眼皮,和短发的,你全都符合。“

”哦,那我没话说了。“

我还觉得,长的好看的人见多了好看的人,总想和普通人试试。


那晚我肯定是要把他睡了的,即使我碍于和很多同事住一起不太情愿把他带回家,但毕竟很久没有开荤了,遇到肉还是要端回家慢慢吃的。阿远没有带衣服,我遍让他把衣服都脱光换上我的衣服,我把他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阿远半醉地躺在了我的床上,我一边亲他一边解开他刚穿上的衣服,像以往的每一次一夜情一样。阿远很舒服,提前高潮了。我便退出他的身体,让他去冲澡,自己起身去把他的衣服晾起来。那天晚上我本以为他会让我抱着他睡,可没想到他说了一句晚安后就把身子转了过去,半夜我摸他的时候他也并没有凑过来。那他应该是习惯一个人睡了。我想。


第二天我起床后,把窗帘拉上让他继续睡。然后我离开家要去上班之前,我在他额头亲了一口,跟他说了句让他睡醒以后直接把门关上就好。


一切都那么自然。


我原本以为他会回家(回到他自己的城市),可到了中午的时候他说他起床了,拍了一张把床铺收拾的干净的照片给我,然后告诉我他约了S一起吃午饭。然后就问我几点下班,说他还要在这里呆一天。


第二天我下班后跟阿远再见面的时候,他从车里搬了盆猫眼竹芋给我,跟我说它叫猫眼竹芋,他觉得我是个注重生活品质的人,他觉得我的家里缺了一些绿植,于是就送了我这盆植物。我说谢谢,于是又抱起他亲了起来。


有些人身上是有开关的,一碰到整个人就变的非常的horny。


阿远的开关在第一晚我就发现了,于是在我再次碰到他开关的时候,他又提出了想要。于是昨晚的一切又重复地上演了一次。

”你都没有来.“阿远说。

”没关系,你开心就好。“

”你的开关在哪里?“

”我是死尸。“

我们做完爱后,他穿着我的衣服,我们又去喝了酒。S起哄让他请喝酒,他点了最贵的香槟,我要买单的时候被他抢过去,他说:

”我付吧,你一个工薪阶层。“

这句话着实刺激到了我,我立刻原话发到了群里(玉兔精、屎娃、小平、达瓦的群,目前这个群名叫”绝望的主妇“)。

小平说:”你都去了乡下,还要被鄙视。“

屎娃说:”这样的小可爱让我也认识认识。“

”这样的小可爱不喜欢大奶。“我说。

虽然我清楚阿远的条件可能比我好很多很多,可是我还是心虚的。

那天晚上我们喝了1升的啤酒加2瓶香槟,阿远醉了,最后是我扶着他上的楼,然后门一打开,立刻把他公主抱上床。


第三天一大早,我又重复了以便第二天早上的动作,然后给了他一把门钥匙,跟他说:

”如果你今天还留在这里的话,你把钥匙带着,以防你要回来休息。“

”好的。“

”昨晚你记得你怎么回来的吗?“

”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你在回来的车上就晕了。不过后来还是有力气下车的。“

”哦。“

”我们一下车,你就要尿尿,我怕你坚持不住,就在楼下的酒店那里借了厕所,然后尿完我们才上楼。你在电梯里要睡着了,后来到了楼层之后我扶着你出来。然后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你眼睛都闭上了,我只要开了门把你抱进来。“我在说这段话的时候,阿远笑着看着我。

”哦,你抱我这段我记得,我还害怕你会把我丢在床上。“阿远说。

”怎么可能,肯定是轻轻放上去啊。“

”哦。“

”那你喜欢公主抱吗?“

”喜欢,但是我好久没被这么抱过了,第一次被抱还是我初恋。“

”那你起床,我再抱一次给你看。“

阿远站起来,我毫不费力地把他拥入怀里,拖起他的身体,然后走到床边,慢慢地把他放下来。

”我昨晚就是这么抱你的。“

”嗯。“他看着我微笑,很好看的样子。


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其实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我一方面担心,如果阿远是想认真经营这段感情的话,说出来会让S和他一起来骂我,毕竟我也没有告诉S我当初就是想睡他而已,而gay蜜是最不能惹到的群体/物种。我觉得我在违背我约炮的原则,就是在睡之前让我睡的人知道,我有男朋友,我们即将做的事情就是一夜情,就是性,没有任何爱情的成分,我们最多成为FWB;但另外一方面,我又觉得远也是有男朋友的人,因为真心话的时候S问他多久没有跟他男朋友性生活了,他回答很久,久到不记得了:大概他正面临着大部分恋情都会存在的瓶颈期吧.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