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常常挨打的孩子,长大之后会怎样?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7 14:00: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马冉冉,本文转自公众号 女神的花园


01



我很容易“沮丧”。

常常一件很小的事情,都会让我的心跌入一个深渊。


我刚刚结束一个成功的工作坊,非常非常累了。

在家休养生息的几天,我每天无所事事,练习瑜伽、打坐、看书、看电影……

然后,心里却是不平静的,像被一层塑料薄膜包裹住了,让我不能触碰到我内心深处的安宁。很多很多的怀疑,也会不时涌起。

对了,还有怒气。


“不应该啊,一切都很好,为什么我会这样呢?”


我试着看向自己的心,我问:“你怎么了?”


听到回答:“我很沮丧。”


“为什么啊,现在一切都很好,你为什么要沮丧?”


“就是沮丧,就是沮丧,就是沮丧。”我的心里面堵得快要吐了。


然后,一个画面带着一段故事,就浮现了出来。


02



小学三年级的我,9岁。

有一次期中考试,最后一个上午要考数学。

正好,那天是我爸爸堂弟结婚的日子。爸爸先带着弟弟回老家了。妈妈说,等我考完试,立刻带我回去,还能赶上婚礼。


我不知道是怎么考完那场的。对新娘子的向往,对喜宴的期待,让我的心整个都飞了。

对一个生活在1990年的小孩来说,还有什么是比一场婚礼更热闹丰盛的所在?


考完试,我兴奋地去找妈妈。

当时,我妈妈在一家商店工作。可能是来接她班的那个阿姨还没到,她让我先等一会儿。我按捺不住兴奋,上蹿下跳。妈妈让我先把演算草稿纸拿给她检查,我不愿意,大约是不想破坏自己此刻的好心情,可是,到底还是交了出来。

她俯身在柜台上,一道题一道题检查着我的演算。我整个人都趴在柜台上焦急地等着,催促她:“妈妈,快点,快点,一会儿就晚了。”


每检查完一道题,妈妈的脸色就更铁青一点:“你看,你看,前面所有步骤都做对了,就是到最后一步算错了,结果就错了。你就是心野了,马虎,是吧?”


妈妈估了一个分数,很低很低。

我吓呆了。


周围的人劝着:“哎,先别说孩子了,小孩有心事,肯定就不能专心了。带她先回老家喝喜酒去吧。”


我妈气疯了:“喝喜酒?!我还带她去喝喜酒?!”她也不上班了,骑上自行车把我弄回家了。


她让我在她的卧室里跪着,然后找出一把竹尺。

我不记得那天我到底挨了多少打。

我不记得我妈以前打过我没,也不记得她以后还打过我没。

我只记得,硬硬的竹尺,一尺子一尺子抽在我身上,让我感受到的惊恐。


妈妈一边抽我,一边还心痛得几乎快哭了:“让你马虎,让你马虎,让你马虎!让你心野!让你玩!”


又怕,又痛,我觉得天都塌了,我跪在地上哀嚎……


晚上,爸爸回来,她立刻告诉爸爸。

这一次,爸爸倒是忍住了,没揍我。


几天后,成绩出来了,我的数学考了64分。


对以前总是班级前两名的、不是99就是100分的我来说,考出这样的成绩,意味着我一下变成了一个中游的学生。这不重要,一个三年级的小学生考64分,在我妈眼里,简直是不可饶恕的。


可是已经够了,我心里又怕又恼,再加上妈妈那一顿揍,我根本抬不起头来。

这件事还没完。


03



过了几天,班里开家长会,我妈参加的。

家长会上发生了什么,我妈好像是在饭桌上说给我爸听。我低着头,根本没敢认真听。


第二天,课间操结束时,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当时,办公室正是热闹的时候,有很多老师和学生。

我的班主任,是一个非常矮小的老太太,才9岁的我已经比她高出半头了。


她让我站在她的办公桌前,先去慢悠悠倒了一杯茶,然后,端着茶杯,用戏谑地口吻说:“哎呀,马冉冉,你知不知道你妈妈在家长会上说了什么?”


我惊恐地摇头。


“你妈妈上台发言,说我女儿数学成绩退步这么厉害,不是孩子的原因,肯定是老师教的不好。”她嘲讽地说。


然后,站起身来,她的手揪住我的耳朵,开始剧烈地摇动,一边拉扯,一边还问我:“你说是不是,你说是不是?”


我忍住已经涌上来的羞辱的泪水,赶忙摇头。我不明白,妈妈怎么可能这样说,妈妈为什么要这样说,当时打我打时候不是说我粗心马虎吗?


旁边有老师好奇地问:“哟,她怎么了?”

我不是坏学生,出入老师办公室是家常便饭,但都是“露脸”的事儿。过去这样的待遇,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当着我的面,班主任绘声绘色地又把整件事说了一遍。

那个女老师拔高了音调说:“咦,她妈妈说话怎么那么没水平,孩子考不好还赖老师?!她妈是哪个啊?”


班主任接过话来:“就是那个在市场卖布的***。”


我低着头,眼角还是看到,她一脸的鄙夷。


更多的女老师加入讨论。“没文化。”“做生意的人,光忙着赚钱了,哪有空管孩子。”“就会把孩子推给老师,不负责任。”


我头重脚轻地站在那里,听着一切。

因为我的过错,不仅我要被羞辱,连我的妈妈都要被她们羞辱。

我真的太不应该了。


上课的铃声终于响了,班主任对我的“戏弄”,终于不得不结束了,她呼喝我去上课。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回教室……


这件事,27年了,我从未跟任何人说起。

也许是觉得,当时的自己,太羞耻了。也许是觉得,如果告诉母亲,她也会觉得被羞辱。

我默默吞下这一切,自己咀嚼着。


04



我跟班主任从来都不亲近。她太偏向当时我们班另外一个家境更优越的女孩,偏心得人尽皆知。那个女孩,父母一个是干部、一个在医院,可以给班主任搞到“凡士林”等等。


最好笑的是,等我考上大学之后,我那已经苍老的班主任,屡次在碰到我母亲时,说我是她最得意的学生,从小就看着我有出息。

我妈妈还经常要在寒暑假的时候,带我去她家看望她。我只去过一次,然后就坚决拒绝。


我不想去。

我还记得那只揪住我耳朵大力摇晃我的手。


到期末考试,我数学99分,总成绩又是全班第一,得了三好学生。但是,我已经不敢再有丝毫开心的感觉——我是一个“罪人”,考成这样不过是赎罪而已。


当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故事,再度在我36岁的一个深夜,被回想起来的时候,我终于才能哭出来:


“妈妈,不就是一次考试没考好吗,天就要塌下来吗?你知道吗,从那之后,我觉得做好事情是应该的,如果做不好,就要受到严厉惩罚,我再也没从考试成绩中得到过一次快乐。有什么用啊,做好是应该的,做错是要受罚的。有什么用啊。有什么用啊。我现在做的这一切,我也不觉得有任何了不起。有什么用啊。”


“c老师,你如果对我妈妈有意见,你可以直接去找我妈妈交涉,你找我妈去说啊。你当众欺负一个小孩,羞辱一个小孩,是要干什么,算什么本事。”


当我跟身边人说到这一切,更多的眼泪涌了出来,很深很深的情绪被翻出来了。


“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别不要我。”


“你们不要我,我就活不下去了啊。你们不要我,我就活不下去了啊。你们不要我,我就活不下去了啊。你们不要我,我就活不下去了啊。


05



其实,说到这里,我知道我的情绪还没触底,但是,我觉得身边人可能还没准备好来接住这一切,我把自己带去了另一个卧室。


围着被子,坐在床上,在黑暗里,我看见那个跪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瑟瑟发抖的自己。


“你是好孩子。你真的是一个好孩子。你真的是一个好孩子。你真的是一个好孩子。你真的是一个好孩子。你真的是一个好孩子。你真的是一个好孩子。你真的是一个好孩子。你真的是一个好孩子。你真的是一个好孩子。一次考试没考好,没关系的,你还是那么聪明、那么努力的孩子,你不会被那次考试摧毁的。你未来还是很好的。”


可是,当时的她,没有机会听到身边出现这样的声音,只能“困”在那里,27年。

我,今天在做的,只为把她带出来。


那样的困顿,所有的沮丧,原来,都来自于我从9岁起,就在心里面认定我是一个坏孩子。

或者,打从娘胎起,我就感觉到,我的爸爸妈妈都不想要我。

我做好事情是应该的,做错事情,就要被责打。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穿越回去,回到那个午后,回到父母卧室,看见那个被尺子抽得伤痕累累还在罚跪的自己,我会跟她说:


“你是一个好孩子。即使粗心马虎心野了,你也是一个好孩子,即使考试成绩差,你也是一个好孩子。我永远都爱你,都要你。”


06



我为什么日后会成为一名身心灵工作者,去疗愈人们受伤的心灵,可能因为我小时候挨得打、挨得骂够多,我有体验,我太知道那个痛。


所以,每当我看到,在童年,因为与父母互动出的种种故事,而被“折磨”得伤痕累累的人,在无觉知地说:“我的爸爸妈妈其实很爱我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越长大我越抑郁。”


我的心,感同身受。


我的学生说:“我选择冉冉老师为师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老师和我们都太一样了……我需要我身边有和我一样的人活出来的榜样。”


我跟你们,都太一样了。所以,打死我,我也不会说什么:“父母养你们已经很不容易了,要孝顺。”


让我来告诉你,那些小时候常常挨打的孩子,长大会变成什么样?


他们为了屏蔽痛感,来自身体的、来自精神的,麻痹掉自己的心灵,成为一个不会大哭也不会大笑的“小怪物”,还为能从医院拿到一张抑郁症诊断,而欣慰不已——“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不快乐了。我终于可以不用再讨好我的父母了。”


他们要么拼命去追求成功,要么就在潜意识里把自己困住不让自己成功。然后,在一条叫做“命运”的大路上,走得坎坎坷坷。生命以一个支离破碎的样子开始,又可能在支离破碎里,去创造一个同样支离破碎的孩子。


他们会遇到很多的情绪“障碍”,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还有可能沉迷于网络、酒精、性甚至毒品。


他们很难从心底感受到自己值得被爱,因此亲密关系总是艰难。


或许,那些挨打挨骂的孩子,长大之后也不会怎样,只是不幸福。

他们内在的生命力会被掏空,没有汁液,只剩下一张老树皮。


亲爱的朋友,打在身上的伤痕会消失,骂在耳朵里的那些难听话也烟消云散,可是,烙印在心底深处的痛,却依旧把一个个原本鲜活的生命,困在原地。


在我说疗愈的时候,绝对,绝对,不是要你去跟父母掰扯这些事情。

更不是要去找谁讨回公道。

跟睡着的人,说不了清醒的话。

他们都是那么长大的,他们不觉得做错了什么。


为此,我的先生,甚至公开下了禁令:“在我们的家,谁都不可以对孩子动手。你们当年打冉冉给她留了那么多伤,现在又要再这样对你们的孙子吗?”


所以,我只祝福他们能觉醒,自己了解这一切。而且,用我活出来的状态,去唤醒他们。


现在,我的父母,都在跟我一起学习,去探索他们自己,也渐渐明白他们教养孩子的方式出了问题,想改变。

但,我知道,船大难掉头,积习难返。

在我们大山东的文化里,不打孩子,显得多么多么不正常,简直被认为违背了父母的职责所在。他们要觉醒起来,也真的蛮困难的。

可是,我真的看到,他们有在改变。

有一天,我的侄子闹脾气,甚至咬了他爷爷的胳膊。那一次,我的父亲,很坚定地对他孙子说:“今天,无论你怎么闹,爷爷说了不打你,就不打你。”到最后,闹脾气的“小魔怪”自己平静了。


更让我心痛的是,我那个也是挨打长大的弟弟,已经又在毫无觉知地成为“复刻版”的父母,无论手边抄起什么,就开始打他7岁的儿子。

硅胶做的按摩棒,抽在孩子稚嫩的脸上……

我护得慢了一步,两条凸出来的伤痕,就留下来了。

孩子哭了好久好久。

我也在心里哭了。

这样的“轮回”,不知道何时才能在我家终结?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的野蛮家庭文化,何时才会终结?


为了创造一些改变,我愿意去用这一生推广普及身心灵的生命教育,让一个有缘人接触到、觉醒了,就有可能给一个降临在ta身边的小天使,一个被爱、有安全感的童年。

童年过得好,就能给孩子一个安稳的内在。这一生无论经历什么,心里的力量,依旧在。


我只祝福,千千万万的孩子,不用再像我这样常常战战兢兢、内在堵塞地活着。


亦舒说,那些叫“家明”的干干净净的男孩子,长着一张“没有被欺负的脸”。什么叫“没有被欺负过的脸”?如果想象不出来,请参见从小在国外长大的演员高圣远、周迅的先生。还可以看看《爸爸去哪儿》第五季里,刘畊宏家的女儿小泡芙。


我见过那样有着含蜜笑容的人。


在台湾岛岛最南端垦丁,我们问路。一个南部少年,裸着上身,穿着热带气息的长短裤,好像刚刚冲浪回来,笑眯眯地、耐心地指路给我们。若有光,从他心底深处透射出来,映照在眸子里。


在我家小区里,一个玩滑板的小男孩,在我的眼睛与他的眼睛碰触的一刻,落落大方地朝我问候:“你好!”我愣了一下,也大声跟他说:“你好!”他倏得一下滑过去,我还震撼于他那一脸的恬然,眼底的笃定自信。


我见识过了,才感慨——那样的活着,才叫活着啊!原来,曾经的我,真的被“欺负”得很惨很惨。


如果,我也想有朝一日,养出这样眼神含蜜的孩子。为今之计,唯有先把我自己好好爱回来,让我再度活成我未被“欺负”之前的古灵精怪、快乐乐观。


07



可能会有人说:


“如果没有当年你父母管教你、打你,你哪会有今天?你不知道感恩他们吗?”


闭嘴吧!

这样的人,就是一个被“棍棒底下出孝子”信念催眠的梦游者。


被暴力虐待长大的孩子,会说服自己,“父母是对的,父母一定是因为爱我才这么做的”,于是,转身,再去虐待ta的孩子。


一个孩子有自己的天赋,有自己的命运要走,比起所谓的那些成就,我更想要内心的安稳和幸福感啊。

努力达成了一切,却一秒钟都没在内心享受过这些,到底有什么意义?


而且,这一切,难道不是因为,我本身就有这样的能力吗?

我只需要,在我还小的时候,父母能适时行使亲职,帮助我,走向我的天命之旅。

这一路,山高水长,我自会担待自己。


如此,我努力,不是因为害怕受到惩罚,而是,我真的想好好体验我的人生。


前几天,我听到我爸爸跟别人说:“我这一辈子最欣慰的是,儿女都比较有出息。”

我心里面悄悄流了一滴泪。


爸爸,你知道吗?

为了这些“出息”,我付出了多少辛酸血泪。别人可以轻轻松松创造出来并享受的,你女儿却要在心里面犹豫一万次,每向前一步,都要战战兢兢、提心吊胆。

“我做好是应该的。我一旦做不好就要受惩罚。”

有好多把剑,始终悬在我心头。


借由身心灵的修行,我开始有觉知,一次一次,放下这些剑。我不想再被那些过去的“故事”影响。

我内在本来就有光,我不想被从前那一层塑料薄膜包裹着。


为了这一个故事,我昨夜哭了许久,今天一早也在号啕大哭。哭完之后,眼泪冲刷出了我心灵的清明本色,那股沮丧终于不见了。

我又可以笑了。

真的,谢谢我的身边人。你越来越懂得陪伴我的沮丧。


那是因为,我也懂了。

我很敏感,我真的很敏感。我知道,养育我自己最适合的方式,就是尊重我的情绪与沮丧,然后,它们才会真的过去。


08



中午时分,跟先生一起看了之前的网综《中国有嘻哈》,有一首歌正好敲中我的心。时钟已经转向2017年了,还是有孩子,在“做自己”还是“听父母的话”里进退维谷。


十几岁的男孩Double Zhuo爱上超酷的说唱,趴在桌上偷偷听音乐。后来,光是听也不过瘾了,就开始自己熬夜偷偷写。


“直到父亲推开门,秘密被发现。一把夺过我的歌词,撕成碎渣片。

他怼我说,你想太多,还想做歌,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货。

我知道终会尝到甜头,所以不怕现在苦。一步一个脚印,我走上更大的舞台。

从没有一件事那么的义无反顾。拥有了更多感触,都变成身上tatoo。

这首歌写的是未来,也是描写现在。

因为时间改不了的东西,叫做热爱。”


而比他大8岁的TT,对他说:


“毕业礼都来不及跟兄弟告别,第一次演出车马费都倒贴。

他们总告诉你,别去做自己。你只想做你想要做的,不想跟谁比。

都过了成人礼,他们还瞪着你。你依旧戴上耳机,就算是只剩自己。

你小心翼翼拆开了第一把二手话筒。在那个时候他们笑你,他们不懂。

太感动,你终于写下你的第一句。你觉得超酷,甚至拿它印T恤。

你唱的越来越娴熟,妈妈担心你前途。

她只是怕你过得不好,所以才让你念书。

别后悔,你现在走的每一步。

保管好自己,我只希望你别迷路。”



保管好自己,我只希望你别迷路。

我好喜欢这一句歌词。


即使你的父母不知道如何爱你,甚至打你骂你,

也请你,务必学习珍惜自己,

不要再欺负自己。

挥别童年的故事,让我们一起,再度勇敢往前走。


也邀请你,

勇敢分享我的这个故事。

促使一代人的观念转变,就在你我每一日的点滴行动、举手之间。




作者介绍 | 马冉冉


80后,老灵魂。

生长于山东,常居在北京,旅行遍地球。


修行者,作家,疗愈师,国家级心理咨询师,

是一位将“故事”贯穿于人生全领域的说故事者。

与先生一起创办方糖故事学院。


身为“内容创业者”,她首创“故事➕”概念,

致力于推广一种触动人心、感通生命的“故事力”,

普及落地、优雅的身心灵疗愈理念。


已出版作品:


女性成长小说《从伤痛中开出最美的花》。

女性成长小说《活出你的女人味》。

灵性书写宝典《越书写,越明白》


正面管教系统课

班别

日期

 时间

12月班

5日12日19日

9:00-17:00


鼓励成长小组

12月

每周三

9:30-11:00

6次


方糖读书会

10月11月

每周五

10:00-11:30


长按二维码,

跟我们一起做更好的父母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