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3:44: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时光似流水,推着每一个人向前走

而宜昌也在时间的裹挟下向前迈进着

高楼大厦一座高过一座

铁路修了一条又一条

每一天的宜昌都是全新的

我们生活在宜昌,对宜昌却熟悉又陌生

快速的发展给宜昌带来了很多 

却也失去了很多...



曾经宜昌大街上那些习以为常的画面

熟悉的地方,记忆的标志

如今何在?



消失的记忆




老旧街坊


那个时候,邻里之间都特别熟悉

一条街走下来

叔叔阿姨叫了个全

现在,宜昌的老街慢慢被高楼大厦所取代

和邻里的关系远没有之前亲密了



璞宝街


旧时的璞宝街直抵城墙,无城门外出

有箱子店、染房、寿木作坊和小古董店等,晒蒲包的逐渐不摆上街了

不知哪位有学问的先生将“蒲包”以谐音改为“璞宝”

这条街成为居民心中纯朴的宝玉



西坝


西坝要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宜昌大剧院了

当然也有一个坏消息

熟悉的下西坝没了




 筲箕 


扎制竹器的都是一些民间的手艺人

他们挑着一副挑子沿街吆喝

挑子上立着一根根细竹竿和削好的篾子

三天两头就会有扎筲箕的沿街吆喝着走过



炒米


黑色葫芦状的 炮筒 炉子在柴火上转

不一会儿就会听到 砰 的一声

白花花的米泡儿就哗啦啦出来了



麦芽糖  


铛!铛!铛!...... 

小时候每当听见有节奏的锤子和铁片发出的声音

就知道是卖麻糖的来了

屁颠屁颠的找父母要钱

一块糖可以吃好久,粘乎乎的



绞绞糖


焦糖色的糖浆在两根竹签之间拉出长长的丝

浓浓的麦芽香味慢慢散开

舌尖尝到的是丝滑润泽的香甜

吃拉丝糖的乐趣便在于此



跳房子


那个时候还不流行玩手机电脑

但是小孩子的娱乐活动还是很丰富的

跳房子、跳皮筋,十多个孩子风风火火的做游戏

每次都得等到家长来找了才依依不舍的回家





缝纫机


那是家里还真没有

看见同学家的好羡慕!

两只脚在上面踩呀踩的,不一会儿就能缝出一个荷包

小时候看得眼睛都直了!



剃头匠


一个煤炉子烧一锅开水,一根板凳

剃一个头两块钱,绝不多收

师傅手艺好,平头剪得那叫一个顺

如今已被各种高消费的理发店替代了



补锅匠


以前是街道手工作坊的一门职业,属集体性质

一些补锅匠走街串户

悠悠是唱“补——锅——嘞——”嘹亮的嗓音绕梁不绝

惹得一帮人忙着找出破锅烂碗

走在弄堂里,锅碗瓢盆一阵乱碰乱响

酷似一支五音不全的打击乐队,十分热闹



弹棉花


小时候家家户户要做被褥都会去找弹棉花的工匠,

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

一堆棉花被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

现在家里的被褥都在商场买了

可是我还是喜欢絮满棉花那种厚实的被褥所带来的安全感



箍桶匠  


箍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老行当

人们习惯称箍桶的手艺人为箍桶匠

一张刨凳、一柄斧子、一个扒箍、一把锤子

在箍桶匠的手中把弄着

便成就了我们生活中的一种艺术!



钉秤匠  


做秤是个精细活儿

在这 斤斤计较 之间

钉秤匠付出了他的青春与汗水

精工细作,毫厘必究

只为了手艺人的那份承诺




吆喝


“磨剪子唉,炝菜刀 ~~”

吆喝声故意拉得很长

一声接一声从巷里传出

就像童谣一般

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


越发展,越消失

很多熟悉的东西不见了

很多新奇的东西冒出来了

宜昌,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宜昌,一座正在崛起的城市


时间从未停下它无情的脚步

我们只是想把这些记忆留住,记在心里

宜昌明天的一切定会超越现在的全部

再见,旧宜昌!

你好,新宜昌!



其他人也在看


  • 宜昌大街上,你真的分不清哪些才是真正的有钱人!

  • 【解密】餐馆不能说的秘密,以后去了千万别点这些菜!

  • 丧心病狂!每天数千件假调料流向全国各地,快看看你有没有中招!

点击文字可直接跳转阅读↑↑↑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新宜昌”官方论坛网站,和400万人嗨翻起!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