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的故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8-03 15:40:1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的“叶苒世界”,给你一个可爱的我。


▢▢▢

「I don’t think you know that you are the light of my world and I’m the luckiest person to know you.」

岁月无几,但日子总是要过的,只能盼着,将来的某一日,我能放安如几,成全彼此的未来原本可以过得更好的那个样子。

老杨已经35了还没有结婚,他总说:“一个人挺好的。”

老杨1米87的大高个,老成的少年白从高中时代到现在都没有改变,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皱纹明显得很,他每天西装革履黑皮鞋的,俨然一副古板的样子。

老杨很少说话的,说最多话的时候大概就是给我们每周两次的培训课了吧。老杨以前是个老师,教历史的,所以,讲课的时候常常讲着讲着就变成历史课了。老杨一讲历史课,我们就都精神了,因为老杨的历史课就跟故事会一样,特别好玩。

公司搬到新地址,我的办公桌旁边坐的就是老杨,老杨有一个矫情的坏习惯,一开始工作就拿两个耳塞把自己与世隔绝,我说:“没必要吧,我又没出声音。”老杨一本正经的说:“你的呼吸声会吓跑我的灵感。”我转过头,心里暗自骂道:靠,没听说过你有这么金贵的习惯呀。

后来我发现,老杨也常常加班,一加班就是通宵。

凌晨两点半,我和老杨均在加班,很大很大的工作室,静悄悄的,老杨放了一首手嶌葵的《春の風》,是一首日文歌,这首歌使沉默的夜有了一点点的感伤和孤独。

一曲完毕,老杨问我:“欸,你饿不饿?”我习惯性的点点头,然后老杨从抽屉里拿出两个老婆饼,递给我一个,我接过,然后我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两瓶维他奶,递给他一瓶,他接过。

我和老杨各自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整个过程都秉承着老祖宗的话,食不言寝不语的宗旨,一句话也没有说,连个标点符号般的叹息都没有。

「Cause there’s a spark in you you just gotta ignite the light. And let it shine.」

四点半,我的文案写完了,累趴在沙发上,老杨的工作早就做完了,他坐在窗前,呆呆的样子,眼神是空的,表情是死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老杨,仿佛一下子灵魂被什么掏空了,下一秒就要死去一样。

我说:“老杨,去看日出吗?”

我习惯在天快要亮太阳还没升起来的时候,拿着手机,跑到公司的顶层,把电台打开,然后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挪着懒洋洋的身体从天边升起来,以往,我是一个人,现在,多了个老杨。

老杨说:“她很喜欢看日出的,以前总是睡不够,被她拉起来看日出,她说开始总是带着美好和希望,我想,她一定不喜欢日落吧,因为日落总是充满了遗憾和灰暗,舍得又舍不得的感觉总是很糟糕的,我去过的她的世界,很抱歉,不是美好的。”

我沉默,想了一会说:“走,我请你吃早餐,安慰一下你悲伤地心情。”

我请老杨吃了一碗五块钱的汤粉,只有屈指可数的两三块瘦肉,老杨却很满足,吃完后抹着嘴巴,笑笑地说:“你请我吃早餐,我说故事给你听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经开始说了。

「Sometimes you realise too late that what you’re looking for is exactly what you just let go.」

老杨的过往里有一个叫“狄柯”的很酷的女孩。

听说他们的相遇是这样的:老杨在麦当劳窗口和当时的女朋友吵了起来,当时的女朋友觉得老杨没有不舍得原价买两根冰淇淋是不爱她的表现,老杨却固执的认为没必要花那几块钱冤枉钱,也觉得第二根半价的意义更浪漫。狄柯就排在他们后面目睹了整个吵架过程,就在老杨要妥协的时候,狄柯就哈哈哈的笑起来,看老杨一眼,然后一把抢过老杨的钱包,用半价的钱买了两根冰淇淋,狠狠地吃起了,还把吃过的另一根递到老杨的嘴边:“兄弟,我就不作,要是你实在受不了,你要不考虑考虑我?”

后来女朋友哭着跑走了,老杨一脸贼兮兮的笑着对狄柯说:“你气跑了我女朋友,是不是该赔我一个?”狄柯一把抱住老杨,在老杨的嘴上狠狠亲了一口:“媳妇,走,跟老公吃饭去。”老杨哭笑不得,明明他才是老公啊。

老杨工作忙的时候,狄柯变身贤妻良母,一日三餐加宵夜的往公司送,有荤有素还有汤,营养简直不要太好。在狄柯的悉心照料下,在公司最忙,所有人都熬的憔悴体重直线下降的时候,只有老杨的体重像坐直升飞机一样直线上升,红光满面,好不滋润。公司众同事大骂“禽兽”,狄柯却出来护犊子了,头一扬无比自恋地说:“你们肯定是嫉妒老杨找到我这么好的媳妇是不是?”大家纷纷散开,表示不吃这莫名其妙的狗粮。

老杨常常因交不起房租而被房东赶出来,狄柯就会屁颠屁颠的开着她的甲壳虫去拯救老杨,老杨就没脸没皮的住进了狄柯家,只有55平米的小房子。

狄柯说:“老杨,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吧,我不收你钱,你的钱,存起来,给我买钻戒吧,好吗?”

在一旁写文案的老杨突然跳起来,一脸严肃:“谁说我要结婚了?”

我说了狄柯是个很酷的女孩,她不会像别的女孩一样哭着跑出去或者哭着叫着要分手,她只会粗着嗓子及其平静的朝老杨说:“你等着瞧,你终会发现,没有我的生活你会有多糟糕。现在我不开心,你今晚睡客厅。”

老杨一脸郁闷,却也不得不接受睡客厅的命运。

男人啊,大概在能力不够的时候,都不太敢给出承诺吧。

「Oprah Winfrey: Lots of people want to ride with you in the limo, but what you want is someone who will take the bus with you when the limo breaks down.」

日出的时候她会兴奋拉起睡梦中的老杨,站在阳台,她轻轻把头靠在老杨的肩上,呢喃着说:“真幸福呀,太美好了。”老杨则是眯着眼睛在心里暗暗骂:幸福个屁,美好个屁,就不能有一天安生睡个觉吗。

下雪的时候,她就像个孩子一样泡在雪地里,一不小心就会跌倒,但还是笑得很开心,在老杨走过去拉她的时候,她就会一把把老杨撂倒,然后在雪地里笑得更欢快了,完全不介意行人把他们当做疯子。

冬天的时候,老杨喜欢吃火锅,狄柯喜欢吃泡面,后来他们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在火锅里丢泡面,狄柯吃泡面,老杨吃火锅。

三年,狄柯就这么和老杨在那55平米的小房子里过了三年,从来没有离开过。她从春天到冬天,又从春天到冬天,没有一天不在笑,开心也笑,难过也笑。

老杨渐渐习惯有狄柯的生活,却没有习惯狄柯总爱时不时问他“你会和我结婚吗”类似的问题,一开始老杨还会耐心的安抚她,可她问得多了,老杨也就懒得回答了。

有一天深夜,狄柯突然叫醒熟睡的老杨,满脸泪痕的问老杨:“你会和我结婚吗?”灯光太暗,老杨太困,所以没有留意到狄柯的异常,只是眯着眼睛说:“别闹了,明儿我还得上班呢。”老杨推开狄柯,继续倒头就睡。

第二天醒来,狄柯不见了。

老杨说,狄柯是连夜走的,走得很匆忙,匆忙得什么都没带走,连同所有回忆和那张写着“我走了”的纸条都留给了老杨,老杨也曾想过要找她,可老杨发现,三年来,他竟然除了她的名字叫狄柯以外,关于她的其他,一无所知。

三年,老杨拼了命的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和实力。他说他要给她更好的生活。

三年,狄柯一直在等老杨的一个承诺,或者说,是在做一个决定,一个可以足够下定决心离开老杨的决定。她说,只要他爱我,我不介意他是个穷人。

傻姑娘一定不知道,男人是多么要面子的物种。

「 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 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

老杨说:“生命中最难熬的日子,不过如此,身边的人倏的一下不见了,留下自己一个人,背负着两个人的记忆。”

我问老杨,是不是后悔了。

老杨突然一下就哭了,一个三十好几的男人突然在我面前哭出来,我多少有些无措,我故作镇定的给他滴了一张纸巾,说,会好的。

老杨擦了擦眼泪,看着我说:“没有她的生活,真的会很糟糕。”

狄柯离开的时候,是两个人。

是的,狄柯怀孕了,老杨在狄柯走后的第三天在抽屉里找到的那张医院的单子。

狄柯不告诉老杨,一定是希望老杨娶她不是因为孩子。

狄柯是个很要强的女孩,她很骄傲,她希望自己的爱情里没有任何不单纯的出现,比如突如其来的孩子。

老杨,你不结婚,不交女朋友,是在等她吗?


END.





微信公众号:YERAN_WORLD


荔枝FM1771967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