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化建设的危险在哪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1 15:38: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野蛮资本主义模式对世界的滥觞,产生了过多地集中人口的城市化模式,也同步造成我们都能看到的发达国家的城市病,比如毒品泛滥、黑社会分割控制等乱象,以及普通人在大城市生活高度紧张导致的社会性精神病态。


文/温铁军


首先,我们要明白的是人类处在资本主义历史不同阶段的不同趋势。中国目前还处在产业资本阶段,主流认可的以大城市来聚集人口的城市化,是典型的野蛮资本主义模式的表现,通常叫盎格鲁 -撒克逊模式。后来通过殖民扩张和两次大战出现了英美结盟之后,进一步演变成了盎格鲁 -美利坚模式。这种野蛮资本主义模式对世界的滥觞,产生了过多地集中人口的城市化模式,也同步造成我们都能看到的发达国家的城市病,比如毒品泛滥、黑社会分割控制等乱象,以及普通人在大城市生活高度紧张导致的社会性精神病态。


不仅所有被这种模式覆盖的发达国家的大城市都有这种弊病,例如早期的伦敦和曼彻斯特随殖民化被复制到芝加哥和洛杉矶,而且在全球化进程中,先是在被称为“美国后院”的拉美,出现了里约热内卢、圣保罗、墨西哥城等,接着扩展到亚非,蔓延到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比如印度的孟买、孟加拉的达卡等,到处都是大型贫民窟。此外,还有埃及的开罗、菲律宾的马尼拉等都出现了这个问题。


这种把本来分散在农村的贫困人口“空间平移”集中到大城市贫民窟的野蛮资本主义模式,给产业资本化解内生性的生产过剩释放了空间。但同时,所造成的制度代价和发生的社会危害却数不胜数。


可见,只要是以盎格鲁 -美利坚模式来推进本国经济发展,那么在这种野蛮资本主义模式下就都有类似的情况,哪怕这种模式演进到金融资本主义,在金融资本之都的纽约也还有多个贫民窟。美国这样一个奉行新自由主义的高度现代化国家,也不能根本解决大城市病。


这也是我为什么说首先要有国际视角、要有历史感的原因。因为,如果简单地加快大城市为主的城市化,那只不过是沿用了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的某个特定模式来主导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所产生的人口迁移。


资本主义历史阶段中还有第二个模式,叫莱茵资本主义,主要就是指法国、德国和意大利这一带,在欧陆中心的这些国家大城市很少,主要是中小城市和城镇化为主的城市化进程。它体现了城乡兼容、城乡统筹、城乡融合的社会文化。此外,它的工业中小企业很多,大多是坐落在乡村的,很多服务业也在乡下,并不是把所有的资源向城市过度集中。例如,在欧盟产业资本最为雄厚的德国找不到几个百万级人口规模的大城市,不像中国不仅到处都是百万级大城市,连千万级的城市也是世界之最,而这种千万人口规模的超大型城市在欧洲基本上找不到。所以,欧洲不像美国或照搬美国模式的发展中国家那样,经常出现枪击案件,也很少见到黑社会分割黄赌毒势力范围和社会性精神病等城市病。


莱茵模式为什么不会造成严重的城市病?中国人说的思乡情结,那是中小资产阶级身上出现的,那是城市病的一种。它只不过是城市生存压力过大,不愿意在城市残酷压力之下变成精神病,想找回一点自己的自然属性,也就是要找回人成之为人的那点本性,所以思乡了。但如果在欧洲看看,这种乡愁别绪似乎很少。因为,在莱茵模式下这种以中小城市为主的城镇化,在城乡不那么严重分割对立的地方,不会动不动就有枪杀案出现。中国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也不在大城市,恰恰是在中小城市。正因为莱茵模式不过分追求城市化,所以那里的工厂、学校周围就是农田,很多建筑物根本没有隔离区,也没有高墙和铁线网。政府根本不搞统一的草皮,也不反生态地去确定那些“市花、市树”,从工厂望出去就是绿色的果园、牧场和农田。于是,人们也就不用去找田野乡情,那里的农村经济追求的也不是所谓土地产出率,政府确定的农业政策是生态化的景观农业,要求搞多样化的可持续的循环农业。这样,人和自然就和谐共生,人的心理是相对比较健康的。


资本主义历史阶段中的第三种模式是国家资本主义,也就是政府经济——资本内化于政府,就成了最大的垄断公司。其实这种模式的特性类似于盎格鲁 -撒克逊模式,只不过主要因为这类国家大部分是工业化的后来者,实行这种国家剥夺能够很快完成原始积累,所以这样的政府公司化运作方式之下工业化发展会很快。其中,我们城市民众的一缕乡愁就是在这政府经济制造的水泥森林、柏油沙漠里形成的。


我们国家类似于这两种模式的混合体,挣扎着试图走出盎格鲁 -美利坚模式,适当借鉴莱茵模式,可能最终是要形成不同于西方的亚洲模式。因为我们不可能像欧洲一样,把产业大量地转移出去,整个生态得到恢复。我们也进入不了美国模式,因为没有华尔街金融资本主导的高度虚拟化、泡沫化的,金融吃全球那种铁嘴钢牙的条件,没有美国那种同时控制两大洋的海权制胜能力——中国人从来没有在海权竞争中取得过胜利,我们早过了郑和的时代了。




本文摘自温铁军作品《告别百年激进》。


《告别百年激进》所谓失败的后发国家或地区,只不过是把现代化作为奋斗目标的时候,被动、甚至积极地承载了先发国家的巨大成本。中国经济的下一步该怎么走?温铁军教授指出了不一样的一条路。






《八次危机:中国的真实经验1949-2009》温铁军以详实的数据、生动的图文带我们回顾了中国的八次危机及其"软着陆"的历史轨迹。


居危思危:国家安全与乡村治理》尝试对全球化条件下中国国家总体安全与乡村治理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构建服务于国家总体安全的乡村治理体系,进行系统性的研究。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