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PUPULA与ABCD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2 16:28: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__________________    PUPUPULA  ?「大 事 件」   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ABCD 



A Black Cover Design(简称ABCD)由广昱和Nod创立于北京,是以平面设计为核心的创意工作室。ABCD一直强调设计在表现上的特殊性、系统性和针对性,这为他们赢得了客户的认可,以及众多国际奖项。



尬聊


4月初的一天,我们怀揣理想和期待踏入了ABCD工作室(A Black Cover Design ),得到的却是广煜和Nod的一张三字箴言,“回!去!吧!”


▲ 五毛钱场景还原,由于现场我和Sic二脸懵逼,匆匆逃走,忘记拍下Nod真迹,发文前试图向原作者索取遭到无情拒绝。


要知道我们准备了写满品牌理念、产品信息、未来方向的备忘录,去的路上都在反复阅读、查漏补缺。那时候我们的品牌名并没有现在这么稀奇古怪,它有着一个相对来说较为质朴的名字“小魔怪”。


在Sic念完备忘录里的一串信息后,广煜、Nod开始发问。


“所以是做一个儿童品牌对吗?”

“对的,但是我们不希望这个设计像市面上大多数儿童品牌的logo那样直观明显。”

“类似于好孩子吗?”

“当然不是,我们不做只给好孩子用的品牌。”

“噢,我明白了!坏小孩对不对!英文名我都想好了,Bad Boy!怎么样?”Nod说完便开始在纸上图图画画起来。

“听完你们形容,我突然想到怒园这个名字。”广煜抢走Nod手中的纸币,开始新一轮涂画。


▲ 此处为广煜、Nod真迹,依稀能看出一个偷拍失策的并不完整的恐龙和几个有态度圆球。


“我们觉得好像不太对啊......”

“好吧,那你们可以一句话概述一下你们品牌的独特性吗?”

“自由、没有边界、富有创造力、独立思考吧。”

“嗯,好吧。说实话,我觉得这些并不够特别,你们可能还没有想清楚,要不你们想清楚再来?”


广煜说话的同时,Nod举起了早就涂好的三个大字开始在我们面前晃悠。


这是我们第一次与ABCD看似尴尬也的确尴尬的简短快速碰面,却为我们带来了日后更加清晰明确的方向。



让小孩做小孩


就像Nod说的,“不能说好的LOGO等于企业成功的一半,但一个好的企业需要一个合适的LOGO”,创业的阶段时间宝贵,这里的宝贵不在于“赶”,而在于“想明白”。


之后的日子里,我和Sic一直在思考,我们想要通过品牌向大家传递怎么样的信息,除了产品本身我们崇尚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既然决定了要为孩子们设计产品,那孩子们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马仔


Sic曾经带着汤圆在美国生活了一阵子。那时候,Sic白天工作,汤圆就在幼儿园里上学玩耍。


有一次Sic下班去幼儿园接孩子,借着老师不忙的间隙,她向老师询问了汤圆的一些情况。Sic从老师的介绍里了解到汤圆和班级里“最不按常理出牌”的孩子Wyatt成为了好朋友,更准确的说法是,汤圆成为了Wyatt的Follower。


“你知道吗,我见过Wyatt,他是班里最有活力的孩子,总是停不下来,我当时脑子的画面就是整个班级的孩子们都在安静的画画看书,突然Wyatt出现了,汤圆就开始跟着他满屋子的大喊大叫,疯狂奔跑……”


我当然明白Sic所形容的Wyatt,他其实是中国传统教育里大人们常说的“坏小孩”,汤圆则成了追随他的“马仔”。然而身处美国这样尊重个性化教育的环境里,Sic只能极其委婉的向老师表达,她需要做些什么,该怎么教育汤圆呢?


出乎她意料的是,老师不但没有给她解决方法,反而对她的问题感到十分不解。


“老师对我说,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他为什么要改变呢,每个孩子都有自己性格,有的孩子生来安稳踏实服从规矩,有的孩子天生淘气活泼,自然会有一些孩子选择去跟随那些孩子。其实我当时并没有立即消化老师所说的话,可是想着她不觉得这是个问题,我也不好继续去追问什么。


之后我在美国的日子里,总是有意无意的想起这位老师说的话,突然有一刻我恍然大悟,我儿子就算是个马仔又有什么问题呢?这个世界总需要马仔不是吗?


▲ Sic:“你们觉得「让小孩做小孩」怎么样?”  阿素的表情显然已经回答了一切?


多日的思考过后,在4月末的一个下午Sic问大家,“你们觉得「让小孩做小孩」怎么样?”


毋庸置疑,这便是我们苦苦思考寻找的答案。无论是A这样的怪小孩,还是B那样的怂包,又或者天生的精灵豆、憨猪仔和马仔,这些都是小孩子本身的模样。


我们从没想过去营造一个“好孩子”或“坏小孩”专属的品牌,我们喜欢孩子们最真实的样子。



共识


▲ ABCD的顶楼会客室


带着这句话,我们第二次走进了ABCD,这一次没有备忘录,只有上次经历后的“胆怯后遗症”及一丝不敢确定的兴奋。


“怎么样,你们想好了吗?”Nod、广煜问。

“想好了。” 我和Sic答。

“那就说说吧!”

“让小孩做小孩。”

“什么?”

“就是让小孩做小孩啊,就是我们品牌要传递的信息。”

“我明白了!噢呦~不错嘛!”


几秒的沉寂后Nod突然大喊。

无须多言便被理解,这是最好的认同。


“关于我们品牌名你们有什么想法或建议吗?”

“我觉得吧,中英文最好有个读法上的一致,你们英文名「Little monster」有点长,打网站什么的有点难。”

“我注册域名的时候才发现,如果我们就叫「Xiaomo」又和「Xiaomi」很像,有种初创品牌的不自量力感。”

“我觉得这个品牌的名字,可以是一串没有实义的词,可以直接就是几个拟声词,几个字母。”

“Sic我说,汤圆是不是最爱说「Pupu」,一听到就大笑来着?”

“是啊,难道我们要叫「Pupu」吗?”Sic给了我一个大白眼。

“Pupu…Pupupu…Pupula …”对于Sic的白眼我早已免疫,没有理会,继续小声嘀咕琢磨。

“我觉得这个PuPu不错,就是两个音显得有点单调。”

“要不叫Pupupula?”

“这个好,这个有意思,就这个了吧!”


▲ 广煜、Nod再次开启涂鸦模式,这次似乎是怪兽和原始人

“确定吗?我们的品牌要叫Pupupula吗?Pupupula??Pupupula...”

“好像是还不错,就这个吧。千万不能告诉汤圆,他会笑疯了吧。”Sic开启自问自答模式。


PUPUPULA就此诞生,在Nod的叮嘱下,我们顺利的注册了域名。

这一次,不再有三字箴言,倒是我和Sic像进门前约好的那样,见好就收,立刻撤退,不理会Nod和广煜的“这就走了?不再聊会了?”


盲投


再一次踏入ABCD的时候,广煜和Nod已经为我们准备了三个完美的Logo方案。


紧接着,PUPUPULA团队开始了更加艰难的选择题。


“我觉得这个A方案很好,很大气。”

“是吧,这个B也不错啊,C也很特别啊。”

“A是不错,会不会有点似曾相识?这个B其实也不错。”

“是啊…”

“怎么办,我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选不出来啊,投票吧!”


Sic拿出三张纸条,我们三个人分别写出心中最适合我们的那个答案。

至于结果,早在开始就已揭晓。


▲ 这是盲投的答案,我们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欣喜。


感谢ABCD,感谢广煜、Nod。

PUPUPULA,让小孩做小孩。




撰文 ✎ PUPU

动图 ✎ PUPUPULA

原 创 内 容 未 经 允 许 请 勿 转 载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