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墙有什么好看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1-10 15:23:0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国庆节和孩子玩转肇庆之:

 

古城墙有什么好看的?

 

 

是啊,古城墙有什么好看的呢?说到古城墙,不能不提长城。据说,现如今长城不是用砖砌的而是用人垒成的。


  

可是,奇怪的是,我们去看的处于端州闹市区的古城墙却寥寥无几人,甚至没有街上的行人多啊。这可是广东省境内仅存的完整的宋朝古城墙啊。 

 

是啊,古城墙有什么好看的呢?再威武的长城都抵挡不住蛮族的入侵,何况处于小地方的古城墙呢?


  

知道何谓“红桃皇后效应”的人便明白再先进的防御工事总有被攻破之时刘易斯•卡罗尔在《爱丽丝镜中世界奇遇记》中曾描写了爱丽丝和红桃皇后在乡下无来由地疯跑一段时间后居然仍然停留在出发时的那棵树下。红桃皇后的回答是,在这里只有拼命地跑才能保持在原地。


有科学家便将红桃皇后效应比拟为一种进化理论,正如兔子跑得快了,快狼能生存,慢狼只能饿死,最终敌我双方力量相对稳定。从长期看,仍然是原地踏步。正如伊恩•莫里斯(Ian Morris)在《战争》(War!What Is It Good For?)一书所阐述“人们拥有了足够的组织修建这样的城墙时,人们同时也就拥有了足够的组织能力攻克这样的防御工事。”

 

可是,奇怪的是,端州城墙确实是为了御敌而建,可建后却没有被攻破的记录。反正,我们没有找到城墙被破的记载,反而查到了之所以修建城墙的原因。据说当年广西壮族首领侬智高揭竿反宋,太守丁宝臣端州无城墙防守为由,弃城而逃。侬智高兵败后,官府于公元1053年始筑土城墙。我们所能看到的依附在主城墙上的矮土墙,应该就是宋朝时期修筑的土城墙。虽已残破不堪却仍像是吸附在船身上的藤壶一样有生命力。


虽然王石和盐野七生都极力推崇“条条大路出罗马”的水平式的道路网,通过促进国人的来往来实现国家防卫,而不是采用断绝与其他民族来往的方式。但是,细思量,就会发现,在古代兵荒马乱之时,修筑高耸的城墙将攻击者隔离开,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毕竟修筑防御工事需要严明的纪律,先进的技术雄厚的财力。


先不管大人为何不喜欢登古城墙,反正两个“小记录片迷”倒是兴趣盎然。


瞧,好多弹孔。孩子们惊呼着。那是弹孔吗?可能是,可能不是,那有什么关系呢?这些小孔洞能将孩子带回金戈铁马的年代就足够了。


假如你是守城的将军,你家公子被敌军俘虏,你怎么办?派出探子探明情况,再派救过刘阿斗的赵云出马解救人质,同时要派关羽趁夜突袭敌军的粮草部队……怎么区别出人质还是敌人呢?有没有能识别人像的炮弹呢?可是,那是古代啊,不可能发明出来啊……敌人来攻城,怎么办,是拼命抵抗还是诈降呢?诈降怎么诈呢?把敌军引入城乱杀无辜怎么办?让老百姓们躲在地下洞中……只要你能想得到,便可以随意增加主角和配角,由孩子自由选择当主公还是将军,当探子还是敌军……你会发现孩子们有很多的创意,而觉得不枉走这一程。


  

瞧,那是被人挖过的痕迹吗看看那长方形的轮廓,就像是后来填充的。是原来开的一扇偏门,后来发现没什么用就废弃了吗?还是有窃贼趁夜黑在此挖洞进城?还是被一发炮弹不幸击中?不知道。你和孩子们怎么揣测都可以。只要有一定的可能性。真的会有鸡鸣狗盗之人挖城墙?历史上还真有此事发生。《徐霞客游记》中便记载了盗窃者挖墙未遂的事实“是夜二鼓,闻城上遥呐声,明晨知盗穴西城,几被逾入,得巡者喊救集众,始散去。


 

瞧,那是曾经被水浸过的痕迹吗?有可能,也可能只是因为树荫较浓所至。


 

可是这城墙真的能抗洪吗?真的如碑铭上所言:“肇庆古城墙在历史上起着重要的防御和防洪作用”吗?防御可以理解,防洪可信吗?

 

其实,《中国与中国人影像》一书中,英国人约翰·汤姆逊便提到在汉口租界附近中国人花了八万英镑筑一道意在防范匪徒劫掠的城墙,但“事后证明它作为一道防洪堤发挥了更大的效用,它使得城区不再受汉水洪水的侵袭。”看来确实如此。谁说古城墙只能起到收门票的作用呢?也许这正是当地政府从宋朝以来便不遗余力修建和维护古城墙的主因之一吧!

 

还在城墙上嚷着怎么来这种地方,还不如去看长城的六年级小学生,在知道这种城墙居然能起抗洪作用后,和一年级小学生达弟弟一起从上至下,从左至右,开始全方位扫描城墙。看那架式,绝对不放过任何一块砖。仿佛每一块砖,每一块石都会有某种魔法。


他们发现最下面的是不规则的大石头,估计是年代较久远的,越往上,修筑年代越近。


他们发现在城垛上有刻着“郁南都城”几个简体字的城砖,估计是现代新砌的青砖。 

 

最后,两个娃得出来的结论是:如果古人在工程建造时偷工减料,这城墙早就塌了,怎么还可能防得住洪水呢?因此,我们做人做事要向古人学习,要脚踏实地。

 

确实,一般来说,从世界角度看,征服与被征服的战争结束后,大部分的城市城墙就被弃用了。可是,这宋朝时代的城墙居然能保存至现今,不能不说是奇迹。如果仅仅是起防御作用,也许像中国其他城市的城墙一样,早已分崩离析或只剩残垣断壁。也正是这种防洪抗洪的作用让其一直拥有了存在的价值。


是啊,那些古城墙有什么好看的呢?爱热闹、爱晒美景的人是不会来这种“破烂无人”之地的;不过,其中蕴藏着的历史、人文、社会价值只有去现场感受,现场学习才能领悟得到。很庆幸我们选择了去清静无为的古城墙而没有去人头攒动的热门景点。


最起码,带着孩子真真切切地去感受到一段遗迹,孩子会很好奇,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什么事情是值得学习的。在这一过程中,你和孩子可能会涉猎很多史实资料,究竟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就得讨论,就得求证。众所周知,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别说是地方志,即便是统一标准的教科书也极有可以出现偏颇。

 

美国有不少头脑清醒的学者一样会质疑历史教科书的真伪。正如《愚昧者的愚昧》(The Folly of Fools )一书的作者特里弗斯(Trivers, R.)所指出的:“美国史学需要回答的主要问题是:为什么我们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最伟大的国家?为什么美国人是地球上最了不起的人类?”其实,同样地,不管你是哪个国家的政府,书写的历史无非就是回答为何你们国家是伟大的国家,你们的历史是伟大的历史。

 

究竟为何要和孩子一起去看古迹?其实,很明确,每段历史有光荣,有耻辱。我们所能做的是尽可能地思辨,尽可能地吸取到一些宝贵的经验为未来做好准备。不管这个未来是为了培养孩子史学的兴趣,还是纯粹的治学,还是对真理的探究还是学会独立思考或学会不同的思考方式。

 

德雷谢维奇(William Deresiewicz)在《优秀的绵羊》(Excellent Sheep)一书中就把这种“创造自我,认识自我,培养独立思辨能力”的教育称为“博雅教育”。目前别说中国,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都采用精英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便是一批又一批温驯的高级羔羊。既然现行的教育体制更多的是强调对知识的接收和采纳,那么,家庭或社会就应该承担另外的一种责任:引导孩子一起探究知识的起源和思辨。

 

我们所要做的便是“面对任何信息,我们要判断它的真实性;我们要思考信息背后的其他问题……我们学习的根本目的不是收集信息,而是论证。学会收集论据、分析现有的权威观点、预见驳论、合成新的观点,最好义正词严地表达结论。

 

如此,带孩子去参观古迹,无非是弥补自己和孩子在通用教育体制下的不足,以便更好地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解决问题,形成自己独有的观点和风格。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