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迹丨皖南寻花,误入深巷还泛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5:56:4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这里有漫山的油菜花梯田,以及花瓣点彩下的白墙青瓦马头墙,而我最爱还是泛舟江上,看遍这沿江流动着的山水长卷。




去皖南寻花,导航刚到徽州就开起了小差,带我走便道窄坡。过山路、穿民巷,我一个刹车停在了歙县斗山街。



整个古街也就一华里的样子,多是徽商留下的老房子,光看高墙和繁复的青砖石雕,就知道故时的繁荣。那么高的墙,若不是白展堂那样的轻功也是飞不上去的。或多或少,这是外出做生意的徽商为了安抚家中妇孺,让这铜墙铁壁给家里人留个安心吧。





次日导航定位再次发生Bug,误入桃花源,原本定位去卖花渔村,结果到了雄村桃花坝,出了父子宰相的地方, 既来之则好好玩上一番。






歙县属于古徽州,是徽商和徽菜的发源地,来歙县必然得试试臭鳜鱼和毛豆腐,然后带着一口异香安然倒在新安江畔。放弃了半天在霞坑村徒步的线路,偷懒从村里找了小面包车一路爬坡到山顶,豁然开朗,两旁的油菜花为你铺路开道。


待你看够漫山的油菜花梯田,以及花瓣点彩下的白墙青瓦马头墙,就可以顺势扬招小车下山。回去的路上看到不少背着50L镜头的人,看着他们住进花田里的老农家,我估摸她们第二天一早会在云海如被的地方醒来。






歙县,古称“新安”,不知新安江是否以它为名。住在渔梁正对新安江的套房里,晨曦和日落时分都会沿着徽州古河道边的渔梁巷子,溜达到太平桥,从乱石滩跳上渔梁坝平坦的石板坐一会,再顺着拉纤的道走回来。


晨曦和日落刚好又是渔梁居民洗晒的时候。他们铺开了捕获的小鱼、梅干菜,而在我心里铺开的是徽州的泼墨画卷。渔梁坝是隋末时期的水利工程,每块一两顿重的花岗岩全靠石榫卯连接,据说这是仅次于都江堰的水利工程。然而,我看到石榫卯的惊艳程度,并不亚于山西应县木塔的全木榫卯。







租一顶船,坐在船头看新安江两岸古建。撸桨的船夫有点腼腆,不多话,他只说古时徽州的商人就是从这里把货物一路拉纤划船运送到苏浙一带,开启了当时的黄金航道。船行至一处三角形小亭,挑檐入江,略显突兀。一问才知,此乃李白问津亭,我不是李白,船夫亦非许宣平,李白寻的是仙,而我寻的是境。








图&文丨薛露




转载丨合作丨投稿

请联系小编微信[chan4x

长按二维码识别进入微信号

丨 再 远 不 过 原 点 ,家 才 是 旅 行 的 意 义 丨

我要推荐
转发到